800文学网 book.800wxw.com,最快更新二道贩子的逆袭 !

    “你要什么彩头?”沈熹大声问道。

    彩头就是赌注,吴有亮的意思是,打赌要拿赌注才有意思,沈熹多次和吴有亮他们打赌,自然知道彩头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吴有亮早就想好了,闻言哈哈一笑:“简单,都是朋友,低头不见抬头见,这样吧,输了的,要给赢了的划船游小西湖,等到赢的一方满意了,不想游了,才能停手,下船后还要到文楼摆上一席酒菜,供赢家享用,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你想得美”沈浪当场表示反对:“你们坐的是楼船,我们乘的是鸟船,差远了,到时我们五个人划,那不是要累死?”

    “要是你们输了,允许你们把下人带上一起划,这样满意了吧?”吴有亮嘲讽道:“怎么,还没开始就开始怂了?”

    “来就来,谁怂了。”沈浪一脸不服气地说。

    吴家浩笑嘿嘿地说:“哈哈,你们就等着给我们划船,真是想想都高兴,沈府的少爷们给我们划船,这在淮安,可是难得的待遇,传出去也涨面子。”

    “是马是骡子,拉出来溜溜就知道了,你们到时可别说后悔。”沈浪反嘲道。

    沈熹叫住还想吵的沈浪,让他静下心,准备开始比赛。

    吴有亮的楼船中也有钓具,双方很快就做好了准备,一声令下,有下人把计时的沙漏反转,钓鱼比赛正式开始。

    弱,弱爆了!

    一开始比赛,沈文就在心里不停大叫。

    尼玛,这帮公子少爷,说起比赛时,谁也不让谁,还没有比赛,现场就弥漫着一股紧张的气氛,让人感觉是叶孤城和西门吹雪在紫禁城决战一样,可是一出手,画风一转,变成两个流着鼻涕的小屁孩在沙地玩摔跤。

    不会选河水平缓的地方、不会打鱼窝子、钓鱼的鱼料千篇一律是蚯蚓、也不懂得测水深,那鱼钓一扔下去,放多少线、留多少线也不在意,完全是靠运气,要不是那鱼钩是弯的,活脱脱就是大明版的姜太公钓鱼。

    前面还敢以高手自居,沈文心里满是鄙视。

    简直就是渣渣。

    “小姐,他们比赛钓鱼了,你猜他们哪个赢?”此时跟后面,在岸边观战的青儿忍不住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刚说完,青儿看到的吴家医馆的吴家浩,正往水里撒一些不知什么东西,马上指着前面说:“小姐,小姐,你看,吴家浩不知往水里撒什么。”

    这时一阵微风吹来,林若兰闻到风中带着一股带着腥腥的香味,想了一下开口道:“如果没有意外,应该吴有亮他们赢。”

    “啊,小姐,为什么?熹少爷他们,钓鱼不是很厉害的吗?”

    林若兰摇摇头说:“几个人钓一天,也没几尾鱼,那是钓着玩的,你还没见过那些厉害的人呢,青儿,你看到没有,吴有亮他们坐的是楼船,船又高又大,他们就在遮阴的那一边钓,看是他们不想晒,实际上鱼是喜欢阴凉的地方,这里吴有亮他们就占了先机。

    “再说吴家浩家里是行医,知道不少偏门,刚才他撒了不知什么东西,要是没猜错,应该是引鱼上钩东西,所以说,是吴有亮他们的胜算大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这是使诈啊,小姐,怎么办?要不是提醒熹少爷他们?”青儿着急地说。

    “不要管他们,也不知他们赌什么,再说他们个性那么要强,肯定听不出去,说不定到时还要怨我们多管闲事呢,在一旁看着就行。”

    有一句林若兰没有说,她就想着看到沈文倒霉的样子。

    就在林若兰主仆说话的时候,吴有亮轻拍一下吴爱浩的肩膀说:“小浩,你说的那玩意有用吗?”

    吴家浩一脸自信地说:“亮哥,放心吧,你忘了我家是干什么的,这是用鱼香草加香料秘制而成的香饵,一投下去,鱼闻到香味就会游过来,不过在投之前,香料磨成也粉末,它们吃不着,看到我们鱼钩上的诱饵,就会咬下去,嘿嘿,我们赢定了。”

    刚才就吴家浩献计,吴有亮才提出赌钩鱼,要知道,比赛钓鱼吴家浩以前没少输给沈家兄弟,就是有把握才提出这个赌约。

    “你小子,不错,哈哈,等这事完了,我们几个请你好好吃一顿。”吴有亮高兴地说。

    “谢谢亮哥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有了,有了。”吴家浩的话音刚落,一旁的黄洪突然大声叫起来。

    众人扭头一看,只好黄洪提着一条两指宽的草鱼,一脸得意的神色。

    算是开门红。

    吴有亮和吴家浩对视一眼,彼此眼内都是喜色:那香料真是有效。

    “咦,我的也动了。”吴有亮突然神色一凝,他感到有东西拖竿,先是放了一下,然后猛的一拉,一尾大约三指宽的链鱼在空中划过,“啪”的一声掉在船板上。

    “少爷,这鱼好肥,能做一锅鲜鱼汤呢。”一个下人一边解鱼,一边讨好地说。

    钓到鱼了,吴有亮心情大好,高兴地说:“大伙努力,赢了我们好好出一口气,然后再去文楼,把沈家兄弟吃得要当裤子。”

    楼船上的人一边大笑,一边大声叫好。

    看到吴有亮他们一连了二条,沈熹和沈浪的脸色都不好看好,双眼死死地盯着鱼竿,希望尽快有鱼上钩。

    张育才看到沈文握着鱼竿,可是人在却在左顾右盼,好像心不在蔫的样子,有些不高兴地说:“文表哥,你专心点,虽说只计四个人的钓到的鱼,可是输赢我们都是出一起的,赢了有你的一份,要是输了,你也得拿钱。”

    前面弄了半天才下竿,好不容易开始钓了,又不专心,张育才还真忍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有,有了。”沈文刚想说话,一旁的杜明剑突然兴奋的叫道。

    终于有人钓到了,沈熹一喜,连忙说:“明剑,小心点,别让它跑了。”

    “它跑不了。”杜明剑说话间,猛地一提竿。

    随着杜明剑一提,在沈熹、沈浪等人期望的目光中,一条只有小指粗的小鱼现在在众人眼前,鱼嘴被鱼钩咬着,鱼尾一甩一甩的,好像在抽打着众人的脸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这么...大的一条鱼,真是厉害。”吴家浩故意夸张地叫着。

    汪承宗笑着附和道:“这么大的鱼,一半清蒸一半红烧才行。”

    楼船上的人一片哄笑,而沈熹作为“老大”,马上鼓劲说:“没事,万事开头难,这是好的开始,时间才刚刚开始呢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才两条小鱼,等会我钓一条大的,一下子就比过去了。”沈浪在一旁打气。

    虽说两兄弟平日是面和心不和,不过关系到沈府的名誉还有自己的腰包,一下子变得同仇敌忾。

    沈熹等人憋足了劲头,可是运气却不是很好,虽说每个人都有收获,就是沈文也钓到一条大约三两重的鲤鱼,可是沈熹、沈浪等人脸色却是越来越难看,因为吴有亮他们的收获更多,经常是这边钓起一条,他们那边能钩起二条。

    不用称,就是目测也看得出双方的距离越拉越大。

    看着沈浪越来越苦逼的脸色,沈文忍不住开口问道:“小浪,要是我们输了,是不是要输很多?”

    “那还用说吗,划船丢脸还算了,还去文楼吃一顿,吴有亮那些家伙,肯定往死里点,我们几个,这一顿,要是三五个月的月钱能打住都算人家嘴下留情了。”

    什么,三五个月没钱花?

    沈文算是穷怕了,一听到几个月没钱花,马上就急了,忍不住大声说:“我以为请他们吃几笼包子,玩这么大,早说啊。”